喜马拉雅上市续命

配图来自Canva可画

近两年来,在线音响行业的竞争越来越激烈,一方面是互联网巨头相互竞争,另一方面是在线音响的头部玩家们纷纷计划发售。 其中,音响三巨头之一的莱奇成为“在线音响第一股”,甚至国内最大的在线音响平台喜马拉雅也多次传出上市的谣言。

其实喜马拉雅山的上市早就预定了,但传言一直没有得到证实。 现在市场传言漩涡中心的喜马拉雅山,终于成功实现了IPO。 从其发售的整个历史来看,喜马拉雅的发售真的可以说是一波三折。

IPO一波三折

最近,国内市场占有率排名第一的在线音响平台喜马拉雅正式向香港证券交易所提交了上市申请。 继取消今年4月30日向美国提交的招股书之后,喜马拉雅再次提交了招股书。 这样,在喜马拉雅市场上市终于尘埃落定了。

另一方面,与同一行业的荔枝2020年初在纳斯达克上市相比,喜马拉雅的上市道路可以说是三分之一。 喜马拉雅从赴美IPO转换为港股,主要是因为7月以来美股中概股表现无望,监管收紧,中概股赴美将面临诸多不确定性,相对来说港股上市条件更为宽松。 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喜马拉雅去港口上市成为了必然的选择。

尽管IPO风波不断,喜马拉雅坚持上市的理由不言而喻。

另一方面,上市有助于缓解喜马拉雅地区的资金压力。 赤字一直是整个在线音响行业不可避免的话题,甚至位于业界前列的喜马拉雅山也不例外。 据悉,喜马拉雅2018年至2020年净损失分别达到7亿5500万元、7亿4700万元、5亿3900万元,3年间超过20亿元。 因此,对于持续亏损的喜马拉雅山来说,上市融资是目前缓解资金压力最快的方法之一。

另一方面,上市有助于喜马拉雅应对行业竞争。 目前,国内在线音响赛道不断出现挑战者,除了荔枝、蜻蜓调频等在线音响平台外,还有腾讯、网络、字节跳动等互联网巨头,新老玩家纷纷抢饭吃。 因此,为了应对外部挑战,巩固自身的市场份额,上市融资成为喜马拉雅目前饲料补充的最有效方法之一。

IPO的底部是什么?

由于在线音响行业的进入门槛不是很高,所以现在这门课程也很拥挤。 因此,要想在其中拔得头筹,就必须具备行业领先的规模和区别于对手的核心竞争力。 也是喜马拉雅地区IPO冲击的底部。

首先,喜马拉雅拥有业界第一的活跃用户数量。 根据比达(BigData-Research )数据中心的监测数据,在2021年3月的移动音频APP排行榜中,喜马拉雅地区的活跃用户达到了1亿7200万人, 目前,该行业唯一活跃用户超过亿的APP蜻蜓调频和荔枝分别以6004.2万和5370.6万活跃用户紧随其后,但其他移动音频APP的用户规模不到500万。

另外,在用户在移动终端的总观看时间和渗透率方面,喜马拉雅山是中国最大的在线音频平台。 灼识咨询资料显示,今年上半年,喜马拉雅移动用户花了8478亿分钟收听音频内容,约占中国所有在线音频平台移动用户的70.9%,据《2021中国网络视听发展研究报告》报道,

其次,喜马拉雅“PGC PUGC UGC”的独特模式具有强大的竞争力。 喜马拉雅通过采用PGC (专业生产内容)和PUGC (专业用户生产内容)和UGC )用户生成内容)共存的商业模式,形成了健康、均衡、有活力的内容生态系统,其中的音频内容

最后,从行业来看,国内在线音响市场用户群渗透力不足,喜马拉雅的未来还有很大的增长空间。 根据iiMedia Research的数据,2020年中国在线音频用户规模将达到5.7亿人,比上年增长16.3%,预计2021年将达到6.4亿人。 另一方面,灼识咨询资料显示,2020年中国移动在线音频月活跃用户渗透率仅为16.1%,远低于美国的46.5%,依然是国内在线音频平台的大头

巨头很难冲破包围

尽管喜马拉雅已经处于行业领先地位,具备核心竞争力,但想要瓜分这千亿蓝海市场的玩家还很多,喜马拉雅不仅要与该赛道的选手竞争,还要面对来自互联网巨头的包围,其发展。

于是,老玩家不断添加代码,进一步威胁了喜马拉雅的领先地位。 荔枝、蜻蜓FM与喜马拉雅齐名被称为国内“在线音响三巨头”,但先于美国上市的荔枝已经在海外推广、车载音乐和社交互动等3个领域取得了较高的成绩; 蜻蜓调频也通过登录多设备智能端口访问了更广泛的用户组。 这些差异化优势表明荔枝和蜻蜓调频在一定程度上剥夺了喜马拉雅地区的用户资源。

二是新玩家加入了游戏,进一步压缩了喜马拉雅地区的生存空间。 随着在线音响线路越来越受欢迎,互联网巨头相继加入。 例如,腾讯旗下的微信事业群为“微信听讲”,腾讯音乐为“懒人顺畅的听讲”,字节跳动旗下的番茄小说为“番茄顺畅的听讲”,网络音乐为“声音剧场”,甚至中央广播电视总台。

其实,无论是老对手还是新玩家,这些入局者都不背靠巨头,要么拥有丰富的内容和庞大的流量资源,要么拥有雄厚的资金和高端的技术支持,给喜马拉雅带来了巨大的威胁。 随着在线音频课程越来越拥挤,行业竞争也越来越激烈,喜马拉雅被各路玩家夹在中间,这只会让情况变得更加困难。

IPO能成为解毒剂吗?

从2011年到现在,讲述了近10年心声的喜马拉雅依然深陷赤字泥潭,现在的喜马拉雅需要向市场融资输血。 然而,目前,虽然上市可以使喜马拉雅资金链良好运转,在与巨头的竞争中获得不少胜算,但喜马拉雅的盈利问题依然很难。

另一方面,上市并没有给喜马拉雅的造血能力带来实质性的变化。 付费订阅是喜马拉雅的基本板块,2020年贡献了超过20亿元的收入,占49.2%,但其付费率至今仍未突破15%。 根据公募书,2021年上半年,喜马拉雅平均月活跃用户的支付率约为12.8%。 虽然为了提高造血能力,必须加强企业的经营管理,但通过上市难以改善造血能力低下的问题。

另一方面,进入市场的喜马拉雅山为了巩固自己的优势,有必要持续烧钱。 喜马拉雅持续赤字的原因是营销支出太大,营业成本高。 但是,即使获得了上市融资,将来喜马拉雅也需要持续投入更多的销售和营销费用以换取更多的市场份额。 也就是说,即使喜马拉雅成功上市,烧钱改变规模的模式短期内也难以改变。

对喜马拉雅来说,上市本身就非常困难,即使能够在香港证券交易所登陆,也不意味着前途光明。 而且,目前喜马拉雅依然难以打破盈利瓶颈,再加上各大巨头的围攻纷纷关闭,在内忧外患之下,喜马拉雅坐在国内音响行业的头上握椅子,可能需要长期的努力。